相愛不如相知

三生三世 红尘劫4

张小凡一踏进茶肆,就看到二楼临窗那个八年来自己一直放在心尖的人,那人就坐在二楼,一身白衣被他穿的超凡脱俗,戏台上还在咿咿呀呀的唱着戏,众人也都很捧场的鼓着掌,茶肆内热闹非凡,但张小凡全然感觉不到,他的眼里,耳里,只有那一个人,甚至他都不敢动一下,生怕这是他的幻觉,稍微眨一下眼面前的人就不见了。

“小凡。”曾书书几人从身后匆匆赶来,也是一眼就看见了坐在二楼的人,那人随意的坐在那,磕着瓜子看着戏,这样的林惊羽是他们不曾见过的,可又隐隐觉得,他本来就该这样。

“惊羽。”

林惊羽回头看到张小凡几人,点了点头以示问候,“听说你们出城了,本还打算晚点再去找你们呢。”

曾书书像以前那样拍上林惊羽的肩膀,眉梢都带上了笑意,“惊羽,你还活着,真好。”林惊羽还活着,他是真的开心,其他人也是,毕竟当年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就连陆雪琪脸上都隐隐有笑意浮现。

“惊羽哥哥,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周小环拉着林惊羽的胳膊问出了这个大家心底的疑惑。

“这事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说吧。”林惊羽轻笑,想招呼大家坐下,却才发现这是茶肆,这位置也仅够两人入座,不免有些尴尬,最后在法相的提议下几人去了山海苑。

雅间内,碧瑶倒了杯酒对林惊羽道,“林惊羽,虽然我知道你不是为了我,但我还是要谢谢八年前你救了我,我万碧瑶记你这份情,以后如果有需要,我一定万死不辞。”说罢,仰头饮尽杯中酒。

林惊羽轻晃酒杯一饮而尽,“你不必谢我,救你,是我自愿,更何况我也不是为了你,你的这份情我就更没理由领了。”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为了我。”碧瑶随意靠坐在座椅上,眼神却飘向了一直不曾开口的张小凡。

其他人也将目光转向张小凡,“惊羽,祖师祠堂的那位老人,我不是故意杀他的。”自从重逢以来,张小凡便一直沉浸在激动中,却又不知应如何去跟林惊羽开口,在几人的眼神逼视下,他终于决定先将八年前的误会解释清楚,毕竟是因为八年前的那个误会,才最终让惊羽以那种方式复活了碧瑶。

“我知道了。”林惊羽为自己跟张小凡都倒上了一杯酒,碰了碰杯,“后来我知道了,我很抱歉,当年冤枉了你,这杯酒就当我向你赔罪了,可好?”

“惊羽,我不是这个意思。”张小凡急急解释道,“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却全然无知无觉,还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是我对不起你。”

“小凡,你不必觉得对我有愧,归根结底,那不过是我的一个劫罢了,不是你,也会是别人,无甚区别。”林惊羽轻晃了晃杯中酒,眼神一片清明,再不见往昔关怀。

雅间因为林惊羽的这番话陷入了沉默,曾书书认命的起来活跃气氛,“惊羽啊,你身为戒律堂弟子,以前可都是以身作则不喝酒的,怎么我看你刚刚没多久的功夫就喝了不少了。”

“我……”林惊羽刚准备开口,门口就跑进来两个一大一小的孩子,两人一左一右扯着林惊羽的袖子抱怨道,“不是说在茶肆看戏嘛,怎么到这里来了。”

“你们倒是舍得回来了啊。”林惊羽摸摸他们的小脑袋,“玩得开心吗?”

两个孩子点了点头。

“林师弟,他们是?”陆雪琪看着他们的互动,感觉过分亲昵,而且林惊羽失踪八年,那个大点的孩子也是七八岁的模样,不会是……

“哦,他们是……”

“哇,你居然在外面认识了美人儿还不跟娘亲说。”林惊羽刚准备开口,就被阿离一脸控诉的打断了,“娘亲知道了会生气的。”

“就是就是,娘亲都不知道。”白滚滚也跟着指控,“我要告诉娘亲去。”

林惊羽只想扶额叹气,但也只能先把这两个小祖宗给哄住,“乖,这事不要告诉你们娘亲,我待会儿带你们去吃好吃的好不好?”好不容易才将两人哄住。

其实阿离跟白滚滚的意思只是他们的娘亲最近无聊,没有八卦可以聊,林惊羽也只是不想让自己成为他们讨论的对象罢了,但他们的这番话落在其他人眼中自然就成了他们的娘亲是林惊羽的妻子,误会就这么产生了……


其实我在想着这个神助攻应该让阿离跟白滚滚当还是再原创出一个女性角色来,所以这章不算最终定稿,有改动的可能。

另外,最近感觉真的没什么思路,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所以很对不起大家,开了这个坑,却不知道能不能填平

评论(1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