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不如相知

少年事,终成往9

问谁能借我回眸一眼,

去逆流回溯遥迢的流年,

循着你为我轻咏的《上邪》,

再去见你一面。


谈话终因萧景琰的一句话而陷入了沉默,他说的没错,纵使残酷,但他们都明白,那是事实,和亲之人本就远离故土,独自一人在那异国,举目无亲,所能依靠的唯有自己的夫君,终其一生都无法再回故国,现在,晟国国君愿意带着他重回故国探望亲人,可见他对景琰的宠爱,他们又如何能够再强求其它,只是,这是他们一直护在心尖上的孩子啊,怎么能忍受他受如此委屈呢。

短暂的沉默之后,萧景琰最终只留下一句“我过的很好。”便抱着孩子离开了,对于这句话的真实性他们无法考究,那个自小有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的孩子终究是与他们有了隔阂,不愿再对他们吐露心声了。



太皇太后寿诞结束之后,南宫逸辰便带着列占英和南宫皓轩返回晟国,临行前,列占英去帅府见了林殊。

列占英离开后,林殊立刻收拾了一下赶往东宫。

“景禹哥哥。”

“小殊,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萧景禹边整理衣服边走出来,“从列占英那里打听到什么消息了吗?”前几日萧景琰离开后,他们想着列占英是自愿同景琰一起到的晟国,对于景琰的事情必定十分清楚,林殊便打算去询问下他,今日这么匆忙前来,想必是知道了什么吧。

“没有,他说景琰不愿意说的事情他也不会违背景琰的意愿告诉我们。”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们这么讳莫如深。”萧景禹一脸阴郁。

“不过,列占英说了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

“他说景琰从去了开始晟国就一直在做一个噩梦,是有心结未解。”林殊说的有些犹豫。

“跟我们有关?”萧景禹一看他这般神态,便猜到是跟他们有关,“列占英说了是什么心结吗?”

“当年景琰一开始不愿去和亲,我们应该都对他说了重话。”林殊一想到当初对萧景琰说的那番话,懊恼的伸手砸向了面前的石桌,“小殊。”萧景禹及时阻止了林殊的自虐行为,令人拿来了伤药为他上药,随后开口道,“我记得,那时他才十六岁,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他惊慌失措的跑来找我,让我帮他,可是……”

“可是我们拿家国天下压他,甚至还对他说出了失望之语,不止你我,我想静姨,宸姑姑,很多人应该都对他说过。”林殊的语气已经到了哽咽,“景琰出去和亲之前的一个月住在引萧阁,我们谁也没去见他,不管他怎么找我们,我们都没去见他,列占英说,在景琰心中,他一直以为我们还在怪他,不愿意原谅他,所以才会不愿意去见他,这在后来成了景琰的心结,景琰几乎每晚都做噩梦,梦里都是我们在指责他只顾自己,不顾这家国天下,然后就是我们越走越远,不管他如何叫我们我们都毫不犹豫的离开,只留下他一个人。每次都会被噩梦惊醒,除非南宫逸远在身边可以睡的稍微安稳,否则基本一晚上都会被噩梦扰的无法安睡。”

“没想到,当年的事会对他伤害这么大。”萧景禹想起当年将景琰送进引萧阁之后,景琰好似一夜成长般很认真的学习着和亲的礼仪,这中间,景琰也曾多次派人来找自己,可是自己一次也没有去见这个自己自小宠大的弟弟,就担心一见到他,自己就会抛掉家国天下,去阻止这场和亲。

“列占英说,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我们可以解开景琰的这个心结。”

“这是自然。我这就去找父皇母妃他们。”


养居殿中,萧景禹和林殊将事情又完整叙述了一遍,在场众人莫不凄然,当年,他们一个家国天下压下来,逼得那个孩子不得不远离故国,一个人去那异国他乡,甚至于那一个月他们因为愧疚不曾去见过他一面,哪怕他再三遣人通报。未曾想到,这会成为他的心结,时时入梦,扰的他无法安睡。“景禹,景琰现在在哪里?”梁帝问道。

“今日晟国洛亲王要带着皓轩先行回国,想必他们正在送行吧。”

“皓轩那孩子朕还是挺喜欢的,这么快就要走了。”轻叹了口气,“即如此,景禹,你跟小殊也去为他们送送行吧,送完人之后让景琰进宫吧。”

“是。”两人告退离去。

“静妃,你,可曾怨朕?”静默良久后,梁帝问道。

“家国天下,没有国,又哪来的家。更何况,陛下对景琰的疼惜也并不比臣妾少。当年,谁都有无奈。臣妾也曾对景琰说过绝情之语,又有什么资格去怨恨陛下。”静妃的语气已经带上哽咽,“臣妾只是心疼,心疼景琰一人独自面对这许多。还有之前皓轩说的那事,还有景琰身上的伤,景琰始终不愿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何事。景琰一人在那,本就无亲无故,只有丈夫一个依靠,可还被丈夫斥责,又不知为何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我都无法知晓那些时日景琰是如何撑过去的。”

“静儿。”一旁的宸妃拉过她的手想要安慰,却又不知应如何开口。

“宸妃姐姐。”静妃拉着这个与自己在深宫二十余年一直相互扶持的人的手,想要寻找一点依靠。

“静儿,景禹已经派人去查了,很快就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不要担心。”伸手为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景琰待会儿就进宫了,他一向孝顺,看到你这样,如果知道你是为了他,指不定又会自责。”

“是啊,静儿,景琰一向爱吃你做的糕点,不若趁着还有功夫,再去做点榛子酥吧,这可是景琰最爱的甜点了。”晋阳也不由出声转移她的注意力了。

三人征求梁帝意见,“也好,你们先回去吧,等景琰来了,再唤你们。”

“臣妾/臣妹告退。”

萧景琰与南宫逸远正在城门口送行,远远便看到萧景禹与林殊两人骑着马也向他们行来。

“景琰。”很快,两人就到了他们面前。

“大哥?你们怎么来了?”萧景琰略有点疑惑。

“听说洛王爷今日要走,父皇命我跟小殊来送送。”

“晟帝陛下,洛王爷。”因着这几日之事,萧景禹和林殊对这两人印象都不太好,所以也就象征性的问候了一下便再无话可说,反倒是南宫逸远抱住怀里的儿子,“皓轩,跟两位舅舅道个别。”

萧景禹刚想像前几日那般逗逗这孩子,却不想他说道,“不要,他们都是坏人,他还欺负父亲。”说着就伸手指向林殊。

不等萧景琰出声,南宫逸远就呵斥道,“皓轩,不得无礼,那是父亲做了一些事他们误会了才会这般,跟两位舅舅道歉。”

”哦。“一脸委屈的道完歉,又窝回南宫逸远的怀里,两眼汪汪的盯着萧景琰,“好了,母亲没生气。乖,快下来吧。”伸手揉了揉儿子的脑袋,“跟小叔叔回去一定要听话,不许闯祸,知道吗?”

“恩。”被南宫逸辰抱进马车,又从车窗探出头来,“父亲,母亲,再见。”使劲的挥着那小手,犹豫了一会儿,又添了一句,“两位舅舅,再见。”萧景禹和林殊见状也挥手与那孩子告别,直至再也看不见那马车,几人才收回目光。

“大哥,皓轩还小,有什么惹你生气了还希望你不要介怀。”

“景琰。”想象以前那般去揉他的脑袋,可是手都伸到一半却又堪堪放下,“城外风大。我们有什么事进城说吧。”

“也好。”几人并肩向城内走去,“景琰,今日若无事的话一起进宫吧,我们有些话想要对你说。”

“好。”


养居殿内。

“景琰。”静妃刚叫了一声名字就已经泣不成声。

“母亲。”萧景琰顿时有点不知所措,却又不知是因何事,不知应如何去安慰,只能茫然的看向周围。

“静儿,你这样,倒是让景琰心里不安了。”宸妃连忙上前安慰道。

“是我失控了。”

“景琰啊 。”看着大家都不知如何开口,梁帝只能出来主持这个局面,“小殊去找了列占英,知道了你做噩梦的事。景琰,当年的事,是我们让你受委屈了。”

“父皇。”萧景琰有点惊疑,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景琰。”静妃看着儿子脸上浮现出这种神情,有些不忍,“那最后一个月,我们不去见你,不是因为我们怪你不愿和亲的事,我们是在怪我们自己。”

“景琰,大哥并不知道那件事会对你造成那么大的影响,以至于成为你的噩梦,大哥当时,大哥只是怕会控制不住自己,所以大哥不敢去见你,不敢跟你说一句话,大哥害怕如果见了你,大哥会抛下一切,去阻止那场和亲。景琰,对不起,大哥当时只想到自己,却没顾虑到你心里的想法,没想到你一个人会有多害怕,让你在一个人面对那种情况。”

“不。”萧景琰不相信一般的摇着头苦笑道,“大哥,你不用因为占英说的事来骗我的,我现在过得很好,当年的事,是我自己……”

“景琰。”林殊一把抓住萧景琰的手臂,“我们没有骗你,景琰,对不起,我当年不该对你说那些话,那天晚上你来找我的时候,其实我很高兴,我也曾经想过要抛开一切带你走的,可是,景琰,战场上真的很残酷,一场战争,就会有千百个家庭面临着毁灭,景琰,对不起,我当时那么对你,只是因为我的懦弱,我害怕如果我不那样的话,跟我一起浴血奋战的兄弟会责备我,我担心我无法面对自己,所以我才选择放弃你的,景琰,后来我故意跟你划开君臣,我只是害怕,如果不那样的话,我会控制不住自己,会不计后果的带你离开。景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那么对你的。”

“你说什么?”萧景琰将手臂挣脱出来,神思有些恍惚,“不是这样的,你跟我说过的,你喜欢霓凰姐姐的。你说过的,你想要跟霓凰姐姐一起上阵杀敌保家卫国的,你想要跟霓凰姐姐……”

“景琰,我跟林殊哥哥一直都只是朋友之情,当年,林殊哥哥只是需要一个人挡在前面,其他人的话你不会相信,所以……”

“景琰,不管你是不是怪我们,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那天你在慈安宫晕倒醒来之后,那个晚上我们知道你整晚都没再睡,你害怕你的噩梦会惊到我们,景琰,我们不希望我们成为你一辈子的噩梦。”

“我,我一直以为那一个月你们不愿意见我是因为不愿意原谅我,我找了你们好多次,你们都不来。”说道最后,萧景琰的声音已经带上哭腔。

“大哥。”萧景琰就像年少时受了委屈那般趴在自己信赖的兄长怀里释放着自己的情绪,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问道,“既然这样,为什么最后要给我下药,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不会逃的。”

“景琰,”林殊神色忧伤的看着面前的人,解释道,“我们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害怕最后送别的时候见到你。”

“原来,是这样。”萧景琰渐渐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从兄长怀里出来,看向周围关切的看着自己的亲人,感觉心情前所未有的轻松,原来,当年的事,他们未曾怪过他,他由衷的对大家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们。”

“景琰,和亲的事,你怪我们吗?”

“和亲的事,我没怪任何人,我本来就是皇家子弟,为国出力,那本身,就应该是我的义务。”只是,萧景琰低垂了眼眸,下药的事……


萧景琰和南宫逸远奔来打算送走南宫逸辰他们之后随后几天便动身离开,恰好三月春猎也即将到来,梁帝便建议两人待春猎结束后再离开,南宫逸远顾念着分别八年,亲人难得相聚,便也就同意了下来。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前往九安山,在猎宫之外连绵扎下一大片的帐蓬。 休整一晚后,春猎于第二日正式开始。 春季由于是万物繁衍的季节,本不宜杀生,所以春猎与秋猎不同,是以祭仪为主,没有竞技,大家进林子里转来转去,不过是做做样子,除了偶尔射两只野兔野鸡什么的,一般不会射杀鹿、獐等常规猎品。一早梁帝主持了开猎祭典后,其他人便各自散去了。

萧景琰正与南宫逸远在营帐内看书,就听到言豫津的声音由远及近,“景琰哥哥。”

没一会儿,营帐就被人掀开,“景琰哥哥,啊,晟帝陛下也在啊。”

“恩。”南宫逸远应了一声,“你是?”

“啊,我是……”言豫津苦恼的拍了拍头,不知道应该怎么介绍自己,不管说自己还是说父亲的名号,面前这人是别国国君,应该都不知道。

萧景琰看着他苦恼的样子,不觉好笑,于是代为解释道。“他是豫津,言太师的儿子,我以前跟你提过的,也是小时候常在一起的弟弟。”

“言豫津?我有印象,我记得你说他一般常跟一个叫萧景睿的在一起,几乎形影不离。”

“是啊,年少时他们两人年岁相当,确实常在一起。”转头又看向言豫津,笑到,“这时候你们不是应该在春猎吗?我记得你是最闲不住的一个了,怎么想起来看我了。”

“唉,景琰哥哥,今天天气这么好,你就不要一直呆在营帐里了嘛,我们自小一起长大,自从景琰哥哥去了晟国之后,我们都好多年没见了,我们一起出去走走聚聚吧。”

“我们?都有谁啊?”

“就是景睿,穆青,霓凰姐姐他们。”抬眼偷偷看了一眼一旁的南宫逸远,发现他也正在看着自己,紧张的立刻避开了他的视线,小声说道,“还有林殊哥哥。”完了完了,言豫津在心里默念,不会死无葬身之地吧,早知道就不说林殊哥哥了。

“恩,是我考虑不周了,景琰在晟国的时候也时常说起你们呢,也是想念你们的。”拿起一旁的斗篷给萧景琰披上,“景琰,你衣服多穿点,不要着凉了。”

“好,那我先出去了。”看着一旁呆愣愣的不动的豫津,“豫津,怎么了?还不走吗?”

“哦,走走走。”对着南宫逸远行了一礼,便带着萧景琰离开了。


一到大家约好的地方,言豫津突然松了一口气,“景琰哥哥,刚才吓死我了。”

“怎么了怎么了?”穆青一脸好奇的上前,“还有什么事,能把你言大公子给吓到。”

言豫津没搭理他,一把抱住一旁林殊的胳膊,“林殊哥哥,刚才我为了你,差点死无葬身之地了。”

林殊废了好大劲才把自己胳膊解救出来,没好气的问道,“怎么了?”

“就刚刚在营帐里景琰哥哥问都有谁的的时候,我提到你的时候,我就担心那个晟帝陛下会不会一生气就把我给……”说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萧景琰看不下去了,拍在他的后脑勺上,“逸远哪有你说的那么可怕,不要在这里造谣啊。”

“我这不是害怕嘛。”突然想到什么,“景琰哥哥,他怎么知道我的啊?还知道我跟景睿关系好?”

“我跟他说的啊。”萧景琰牵了一匹他们为他准备的马,几人一起想猎场走去。

“啊?景琰哥哥,你还跟晟帝陛下提豫津了啊?那我呢?有没有提到我啊?”穆青立马问道。

“提了,以前的人和事。”

“什么,那他知不知道你跟林殊哥哥的事啊?知道你是喜欢林殊哥哥的?”言豫津问道。

“豫津。”萧景睿虽想要阻止,但是无奈言豫津说的太快,等他出声的时候他已经说完了。

“景琰哥哥,林殊哥哥,我不是故意的。”言豫津有些愧疚,虽然当年他们几个年纪小,但这些年大家一直在一起,多少能看出来点,尤其是这次萧景琰回来,林殊的态度更是显而易见。

“没事的。”萧景琰笑了笑,“那么多年的事了,你们都还记得呢。”看了一眼一旁的林殊,“他知道的,我跟他说过的。”

不止他们,就连林殊都一脸惊诧的看向萧景琰,“我跟他说过,我一开始不愿意和亲,我有一个爱的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甚至曾经想要跟那人远走天涯,我对那人的情,我都跟他提过的。”

“为什么?”林殊像是在问别人,又像是在自问。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只是因为,想让他更了解我吧。”

“可是,景琰哥哥,你不爱晟帝陛下吧?”言豫津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

“眼神啊。”说着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双眼,“我喜欢景睿,所以我知道看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你看晟帝陛下的眼神有很多感情,可是我觉得没有爱。”

“豫津,感情也分很多种的,你跟景睿自小一起长大,景睿是你一直认定的那人,可我跟逸远不同,所以难免有所差别。”

“景琰哥哥,我知道你对晟帝陛下有感情,可是那不是爱吧?景琰哥哥,你还是爱林殊哥哥的吧?”言豫津知道这些话他不应该说,可是,他却忍不住要说,林殊哥哥虽然从小就喜欢欺负他们这些小的,而每次景琰哥哥都会护着他们,可是自从八年前,一切都变了,护着他们的人离开了,而那个喜欢欺负他们的人虽然还在,却再也没有欺负过他们了。现在,他明明感觉得到两个人还是相爱的,可是,为什么景琰哥哥不愿意再面对这份感情了,为什么景琰哥哥对那个晟帝陛下那么好。

萧景琰一个人自顾自的牵着马往前走,言豫津以为他不会回答他了,就在这个时候,萧景琰开口了,“爱不爱又有什么重要呢?爱情不会成为人生的全部,两个相爱的人如果能走到最后,那是人生最大的圆满,可是,不是人人都能有这份圆满,人活在这世上,更多的是不圆满,有时候,就是因为这种不圆满,才让人生更加精彩。如果注定无法与自己所爱之人携手一生,那一定要找一个爱自己的人,那样的话,也是一种圆满。”

“那,晟帝陛下爱你吗?”林殊开口,纵使这个答案他心里早已明白。

“恩。”萧景琰点了点头,不带一丝停顿的说道,“我一直觉得,遇到逸远,是我人生最大的幸运,我现在过得很好,所以……”萧景琰回头,像年少时那般用那双如鹿般的眼睛看着林殊,眼神清澈,“林殊,我以一个朋友的名义,真心的希望,你也能够得到属于你的幸福。”

“好。”


几人在猎场随意逛了一圈,便回到了营地,大家聚在中间的空地上,铺席烤肉佐酒,倒也其乐融融。

“景琰,可以陪我说说话吗?”林殊拿着刚烤好的肉来到萧景琰的面前。

“好。”萧景琰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就让林殊坐下了。

“你在东海踩的那颗珍珠,我看到在晟帝陛下的身上。”林殊烤着面前的肉,说道,“是因为我说的那番话吗?”

“不是。”萧景琰看着前方,“那颗珍珠,对我,对他,都有不同的意义。”

“什么意义?”

“对我,我当时以为我会一直跟你在一起的,那颗珍珠在我心里,是我为我未来夫君采的。”顿了顿,“而对于他,他说,那是他见我的第一面,就在东海,我采那颗珍珠的时候,因此才会有了后来和亲的事。所以,那颗珍珠,也算是我跟他之间的一件信物吧。”


天色渐晚,萧景琰跟大家告了别便回了营帐,而林殊却一直坐在原地,好似陷入了沉思,“林殊哥哥。”几人发现不对,纷纷上前,“你怎么了?”

“原来是我。”林殊似笑非笑。

“什么是你啊?”几人不甚明白,刚才两人坐的略远,他们也没听清楚他们的对话,此时也是一头雾水。

“景琰说,晟国国君第一次见他是在东海,当时景琰正在下海为我采一颗珍珠,是他去东海前我向他要的,我还说,必须要他亲自下海去采,就因为采那颗珍珠,晟国国君才会见到景琰,所以才会有了和亲之事。都是因为我,我想要景琰在东海的时候也能时时记得我,才会跟他讨那颗珍珠,如果不是我,晟国国君就不会见到景琰了,景琰也不用去和亲了。”林殊的声音很小,就好像在自言自语,但几人还是听清了,一阵唏嘘,却不知应该如何去安慰。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