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不如相知

少年事,终成往11

飞花又散落在这个季节,
  而你嫁衣比飞花还要艳烈。

八年前,晟国皇宫。

萧景琰一身婚服,静静的坐在喜房里,等待着他的夫君到来,等待的时间并不久,很快,那人就站到了萧景琰的面前。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南宫逸远看着面前的人说道,“景琰,你今日穿着大红喜服向我走来的样子,真美,我当时就有一个冲动,我想要把你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说着伸手就将景琰揽在自己的怀里,景琰有那么一瞬的僵硬,可还是顺从的靠在了他的怀里,“景琰,我叫南宫逸远,你可以叫我逸远。”

“陛下。”

“景琰,叫我逸远吧,我想要听你叫我的名字。”

“陛下,这不合规矩。”

“没什么不合规矩的,景琰,我母亲,祖母,他们对我父亲还有祖父都是直呼其名的。景琰,我想听你叫我名字。”

“逸,逸远。”

“景琰,你的声音真好听,你的眼睛真亮,就好像,能一眼望尽你的心里一般。”说着随手就将他束发的发箍取下,一头柔顺青丝自肩膀滑下,南宫逸远不自禁的吞咽了下口水,“景琰,婚服穿着太重,更衣吧。”

萧景琰应了一声便去解自己服饰上的扣子,他极力告诉自己要镇定,却无法控制让自己的双手不再颤抖,终究还是害怕的啊,不管怎么说服自己,还是害怕的。可那又怎样,已经走到这个地步,再没回头路可以给自己了,过去的那一个月,他们不愿见他,最后,他走的时候,宫门口空无一人,没有一个人来送他,跟他说一句话,和亲路上,如果不是自己强求,小殊也不会见他的,父皇,母妃,皇长兄,林殊,他们大家都对他失望了,因为他不懂事,他不顾家国天下只顾自己,那现在,如果自己好好服侍这人,他们会不会对他就不那么失望?

“景琰。”南宫逸远看着这人一开始的手足无措,随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居然一个用力就扯下了外袍,还打算继续,他连忙抓住他继续解衣衫的双手,再继续,他可不知道能不能控制住自己了。

“恩?”萧景琰疑惑的看向对方,不明白对方为什么突然制止自己。

“景琰,你不必这么的,视死如归。”南宫逸远忍着笑意想了一会儿才想到这么个词来,说完便带着他在床边坐下,“你放心,你不愿的事,我不会迫你。”

萧景琰不明白这话是何意,便只能睁着他那双小鹿般的眼眸询问的看向对方,“景琰。”南宫逸远伸手盖在他的眼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有多诱人,你再这么看着我,我就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了,今晚就为你落印了。”

萧景琰拿下面前的手,说道,“我只是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景琰,我知道你不爱我,和亲,不是你自愿。”看他想要辩解,南宫逸远抬手制止了他,“你不必否认,如果是让我与一个陌生之人成婚,我也是不愿的。”看到萧景琰因为他的话垂下了眼帘,他继续道,“可是,景琰,你可不可以给我三年时间?三年之后,如果你还是无法爱上我,还是不愿,那我让你离开,可好?”

听到这话,萧景琰瞬间抬起头,那双眼里有着显而易见的欣喜,可是随即他就想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双眸渐渐暗淡了下来,“我是自愿的,不必等到三年后,我现在就愿意。”

“景琰。”南宫逸远有点心疼的看着这人,“你不必如此逼迫自己,如果你是担心你的国家,我答应你,我对你们做出的承诺不会变,好不好?所以你不必逼着自己接受我,三年后,无论你如何选择,我都尊重你的选择,绝不会为难你。”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我爱你,你知道吗?我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爱上你了。”顿了顿,“景琰,你知道吗?我以前见过你,在东海之畔。”

“东海?你刚才说,东海?是九个月前吗?”

“是啊,当时你带了几个人下海捞珍珠,我看到你连着找到十几个,都不满意,最后,终于找到一颗让你满意的珍珠了,当时,你就那样拿着那颗珍珠对着阳光,我觉得,周围的景色都为之失色。就是那一刻,我感觉我的心从来都没有跳的那么快过,见过你之后,我便再也无法对你忘怀,我觉得我爱上你了。”

“原来是这样,所以才会有后来和亲的事吗?”景琰有些失神的问道。

“我本以为你会是哪家的大户公子,还想着你这般人物家里一定早早为你订了亲,结果没想到你却是大梁的靖王,最重要的是你居然还没定亲。景琰,你知道吗?我想要你,想要跟你长长久久的在一起,你不知道,当时那些大臣知道的时候,把他们所有人都给激动的啊,因为我一直不肯成亲,所以他们一知道是你,就迫不及待的派了使臣前去提亲。”

“你就没想过我可能有了喜欢的人了吗?”景琰轻声问道。

“这是我的疏忽。”南宫逸远有点歉疚,“我本来想要调查清楚如果你没意中人的话我再派使臣去提亲的,可是或许是那些大臣实在太担心我的婚事了吧,唯恐我反悔,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派了使臣去大梁。后来我知道后抓紧派了人去查你的事,知道你跟那个赤焰少帅林殊还有云南王府宗姬穆霓凰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关系匪浅,而且他们还都是那么优秀的乾元,我当时就想,身边有这么优秀的两个乾元,你肯定早就心有所属了。我虽喜欢你,但是我却也做不出那般强拆人姻缘的事,便打算召那使臣回来,但是答应你们的事我也不会反悔,毕竟那是你的国家。不过使臣却给我带来一个消息,他说虽然赤焰少帅与云南宗姬两人同为乾元,但架不住相互喜欢,你们大梁的皇帝打算为他们二人赐婚,而且你们的皇帝以及你的皇长兄也说你并无意中之人,景琰,你知道吗,当时我就觉得,你是上天送我最好的礼物,我一定要抓住你,要不然我一定会后悔终生的。”

“原来,是这样。”景琰语气哽咽,泪如雨下。

“景琰,你怎么了?”伸手抹去他的泪水,可是眼泪还是不断的汹涌而出,只能紧紧将人拥在怀里,轻拍他的后背,安慰着他。

“我没事。”萧景琰靠在他的怀里,没有出来,有点哽咽的说道,“我只是太感动了,你为我做了这么多,几乎什么都为我想到了。谢谢你。”

“景琰,我爱你,对不起,我知道你现在还没有喜欢上我,可我却把你禁锢在我身边,让你再没有别的选择,或许我太自私了,可是爱情里又有谁不是自私的呢,你这么优秀,我担心再晚几年我就完全没有机会了,景琰,给我一个机会。”

“或许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优秀。”想起林殊的话,在林殊心里,自己是不是只会拖他的后腿,罢了,不想也罢,抬头目光坚定的望着面前这人,“我会努力的让自己爱上你的,你相信我。”这话既像是给对方的承诺,也像是给自己的。

“好。你今天也累了,早点休息吧。”从衣橱中又拿出一床被子,“你睡里面吧。”迎上他略有点惊慌的神情,失笑道,“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嗯。”



第二天,景琰醒的时候南宫逸远已经去上早朝了。

“殿下。”景琰刚一拉开帷帐,就从门口进来了四个侍婢,“殿下,陛下已经去上朝了,吩咐我们四人这几天好好服侍殿下,带殿下熟悉熟悉晟国皇宫。”

“恩,我知道了。”

“那我们侍候殿下洗簌吧。”

“不……”还不等拒绝,几人就已经各司其职的将洗簌用品准备好了。

洗簌完毕后,“殿下,要先用早膳吗?”

“好,你们都叫什么?”

“奴婢墨潇。”刚刚询问的那人答道。

“奴婢墨浅。”

“奴婢墨璃。”

“奴婢墨韵。”

“墨潇,墨浅,墨璃,墨韵,好,我记住了。”景琰冲着他们笑了笑。

“殿下,早膳来了,先用早膳吧,之后如果殿下愿意的话我们带您在宫里走走。”墨潇开口道。

“不用先去见见太后吗?”景琰有点疑惑。

“太后几年前已经仙去。”

“我不是故意提起的。”景琰有点无措。

“没事的,殿下不必紧张。”墨潇笑着安抚到。

“这样,那陛下的其他妃嫔呢,也不用见见吗?”听到这句话,四人都抿嘴偷笑,“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殿下,等您用完早膳,我们为您介绍下我们晟国吧。”

“好。”


御花园里,“殿下,我们晟国国号为晟,国都是云汐,殿下知道由来吗?”

萧景琰摇了摇头,“晟国一向神秘,关于晟国的事我们知道的都很少。”

“我们开国国君复姓南宫,单名一个晟。至于云汐,那是开国皇后的名讳。开国国君曾说,国都是一个国家心脏所在,而皇后就是他的心脏。”

“那他们一定很相爱。”景琰感慨道,“不过这跟我问你们嫔妃的事有什么关系呢?”

四人相视一笑,“那就是我们晟国的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了,凡皇室子弟都只有一位妻子,不许纳妾。”

“据说这是我们开国皇后说的,夫妻应该相帮相助,而不是一方成为另一方的附庸品,如果不爱对方,那就不要耽误对方的人生。虽然没有明目规定,不过晟国的皇室子弟一般都遵守着这个规矩。”

“所以也就是说,陛下并没有其他嫔妃?”

“是啊,之前陛下一直没有立后,大臣们虽然着急但是却都没有人敢催,就担心因为他们催,导致陛下娶了一个不满意的妻子,然后将火气发到他们身上。”

“这次宗族的几位大人听说陛下倾心与殿下,还没等陛下下诏,他们就急急忙忙的派了使臣去大梁,陛下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呢。”

“原来是这样呢,那陛下有其他兄弟吗?”

“殿下,往这边走。”墨潇指引着景琰往另一条道上走,“陛下还有一位弟弟,是洛亲王,比陛下小了四岁。”

几人就在御花园里走走停停,她们也趁机将晟国的事讲了个大概,不知不觉间,已经接近晚上了,“殿下,要回去吗?”

“好。”


翔菁殿里,“今天她们带你逛了御花园。”

“恩,她们还讲了一些晟国的历史。”信步走到南宫逸远旁边的椅子坐下,“难怪你一直没有皇后。”

“呵。”将一杯茶推到景琰的面前,有点委屈的说道,“景琰这是嫌弃我年纪大了?”

“不是。”景琰失笑道,“只是陛下今年已经二十五了,正常皇室,早应妻妾满堂了。”

“不过,景琰,我今年二十五岁,你十六,我刚好年长你九岁,你说这是不是象征着以后我们会长长久久呢?”南宫逸远笑道。

“是啊,这个寓意真好。”萧景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这人是一国之君啊,可是却愿意这般为他,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只是……“陛下。”

“景琰,叫我逸远,不管人前人后,你都可以叫我名字,我希望我们就像平常人一般相处,这样才不会拉远我们的距离,在墨潇他们面前,你也可以叫我名字,我不希望跟你距离太远。”南宫逸远将他拉到面前坐下,“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不用觉得抱歉,该抱歉的人应该是我才对,景琰,抱歉,原谅我的私心,可好?”

“好,逸远。”稍顿,“名字的事也是开国皇后说的?”

“是啊,她说,那些称呼会让夫妻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那样的话就只是君臣,而不是夫妻了。”

“开国皇后真是奇人。”

“是啊,当年她跟着开国国君一起上阵杀敌,这晟国的建立,也流着她的血。”

“她是乾元?”

“不,她是坤泽。景琰,乾元和坤泽其实没什么区别,我们晟国看重的是才能,而不是因为乾元还是坤泽。”

“是吗,晟国跟其他国家真的不一样。”

“那是。”南宫逸远一脸骄傲的答到,“景琰,你平时喜欢做什么?”

“我平时……”自小到大,除了完成学业之后,自己好像就经常被林殊带着到处玩,“在金陵的时候,我经常跟小,跟赤焰少帅还有云南宗姬四处玩闹,也说不上来什么。”

“景琰,在我面前不必有什么避忌。”听出刚才的停顿,南宫逸远说道,随即又道,“过几日有一个赛马会,要去参加吗?”

“我可以参加吗?”萧景琰一脸兴奋。

“自然是可以的。”宠溺的看向对方,“在这里,不管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谢谢你。”

“景琰,对我你不必如此客气。”

“恩。”萧景琰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随他一起来的列占英还未安置,“对了,我有一个弟弟跟我一起来的晟国,不过他没进宫,他一个人在外面我不放心。”

“你弟弟?”

“恩,他父亲战死在沙场,母亲没多久也去世了,在大梁的时候他一直住我府上,这次他也跟着我过来了,我一直把他当成弟弟一般对待。”

“好,那我给他安排一个府邸,让他住在逸辰附近,也好有个照应,准许他随时进宫陪你你看怎样?”

“逸辰?”

“逸辰是我弟弟,平时爱闹,跟你弟弟应该合得来。对了,他叫什么名字。”

“列占英。”

“列占英?他父母是希望他上阵杀敌,保家卫国啊。”

“是啊,不过他跟我来了这里,恐怕。”

“景琰,他是你弟弟,那就是我弟弟,我会把他跟逸辰同等对待的。”

“谢谢你。”

“景琰。”南宫逸远无奈道,“就这么一会儿,你都说了多少谢谢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说罢。萧景琰俏皮的眨了眨眼,这样的动作,也无形中拉进了两人的距离。



几天后,“殿下。”列占英在侍婢的引领下来了景琰所在的尽情殿。

“占英,你来了。这几天过的怎么样?新的府邸住的还习惯吗。”

“恩,殿下放心,一切都好。”

“那就好,占英,以后不要叫我殿下了,不介意的话就叫我一声大哥吧,在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了。”

“殿,大哥,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你好好照顾好自己就好了。”把他拉到自己面前,“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吧,看你都瘦了。”

“没有,我有好好休息,这只是刚来这里还有点不习惯。”

“好,那就好。”

“大哥,你这几天怎么样?”

“占英,我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我。”

“大哥,无论如何,占英都希望你能幸福。”

“好,不过,占英,如果你有喜欢的人的话一定要告诉他,免得像我一样,一厢情愿。”

“我知道了,大哥。”


半年后,翔菁殿内,“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病倒?不是说没什么大事吗?怎么还会这么严重?”南宫逸远一脸焦躁的询问着太医,几日前,景琰突然说身体不适,当时两人也没多想,只是以为这段时间出游的太频繁有些累了,谁知休息了这几日这非但没有缓和反而愈演愈重,就连宫中御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大哥,你不要太担心,这几天蔺晨应该也就到了。”南宫逸辰看着陷入狂躁的兄长劝解着。

“景琰一向身体很好,怎么会突然这样?”南宫逸远焦躁的低吼,“蔺晨到底什么时候能到。”

“难得啊,你能这么念着我。”紧接着一道身影从窗外飘然而至,进到了屋内。

“蔺晨。”来人刚一站稳,就被拉到了床榻边上,“你快看看,景琰到底怎么了?”

“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虽是这么说,但还是伸出手搭上了床上之人的脉象,顿时脸色一变。

“蔺晨,怎么回事?是什么严重的病吗?”一看蔺晨的脸色,南宫逸远就觉得不是好的预感。

“你们两人,是否还未同房。”蔺晨难得一脸正经的询问道,但他问出的问题却让屋内的人更加抓狂。

“这个时候你问这个干嘛?景琰到底怎么了?”因为他这个不着调的问题,南宫逸远有点气恼,语气也更加焦躁起来。

“这就跟他的病情有关,你们两个是不是还未同房。”

“是。”

“那,他在来之前有没有被下过什么药,例如可以让人四肢无力的药?”这话却是对着一旁的列占英说的。

“四肢无力?”列占英扭头想了下,说的有点犹豫,“是下过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四肢无力,不过那几天大哥一直是在昏睡中度过的。”

“那就是了,就是那种药导致的。”蔺晨听完他的叙述,斩钉截铁的下了定论。

“不可能。”列占英连忙辩解道,“林少帅说那药对身体没有害处,大哥也说过,那药是大哥的母亲亲自配置的,她不可能会害大哥。”

“蔺晨,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点。”南宫逸远沉声问道。

“那药本身确是没什么危害,如果使用得当的话,对身体还有益处,配药的人有心了。”抬手止住了想要开口询问的人,“但是,如果使用不当的话,就会导致现在这种情况。”顿了顿继续道,“那药是专门针对坤泽的,更准确来说,是专门针对即将出嫁的坤泽的,被下了那药之后,半年之内如果不和乾元交合,体内的药性就会转为毒性,然后就会像现在这样陷入昏睡,直至死亡,而且,无药可救。”

“怎么会这样。”失神的跌坐到身后的椅子上,“我只是不想逼他,我只是希望能等到他自愿接受我的一天。”

“这药一般是下在不愿成亲的坤泽身上的,而且一般成亲之后,乾元也会立刻与坤泽圆房,所以下药的那人应该没想到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吧。”

“大夫,求求你,你救救我大哥,大夫。”列占英扑通一声就跪在了蔺晨面前抓着他的衣摆。

“你先起来。”说着伸手就打算去把人拽起来,却抵不过他的力道,扭头对着一旁的南宫逸辰吼道,“你就不能过来把人扶起来。”

“蔺晨,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有没有办法救他?”南宫逸远平缓了自己的情绪,想着他刚才说的话,无药可救,那会不会有别的方法?

“要解这种毒,只有一种方法。就是以命换命。”

“你说什么?蔺晨,这哪里叫救人。”南宫逸辰一下就急了,上前就想抓人。

“逸辰。”止住了弟弟的行动,南宫逸远说道,“什么意思,你说详细点。”

“就是由一名内力雄厚的乾元以自身内力将他身上的毒性引到自己身上,这样他就可以痊愈了,但是,那名乾元……”

“那名乾元,就会代替他躺在这里,直至死亡,是吗?”

“……是。”

南宫逸远坐到床塌上,看着床上的人,良久,对身后人说道,“逸辰,景琰醒了之后,你就跟他说,让他回大梁吧。”

“大哥。”南宫逸辰低呼,“你不要冲动,一定还会有别的办法。蔺晨,你快劝劝啊。”

“这种毒,在坤泽身上,确实只有这一种方法可解。”

“你这话的意思是,在乾元的身上,还有别的方法可解?”逸辰眼中闪过一丝希冀,逸远也转身直视着他,如果可以,他还是想继续陪在这人身边,只听蔺晨说道,“乾元将坤泽身上的毒气引到自己身上,在这期间,势必也会将坤泽的气韵引到自己身上,这个时候,乾元身上就带着这个坤泽的气韵,取这个坤泽的心头血就可以救人。但是,取心头血需以银椎刺入心口之处,取血的过程凶险万分,九死一生,纵使侥幸能活,也会内息全催,再无半点武力,从此多伤多病,时时复发心疾,危及性命,恐难再享常人之寿……所以,这可以说是一个死局。”

南宫逸远手里的拳头紧了又紧,最后直视着一旁的弟弟,“逸辰,景琰醒了之后,不许告诉他这件事,然后,等他身体恢复,你让他安全回到大梁,听到了吗?”

“大哥,你不仅是他的夫君,你还是我们晟国的一国之君,你不能这么冲动。”

“我会写下让位诏书让位于你,逸辰,希望你能当好这个君主。”

“大哥……”

“这是圣旨,你要抗旨吗?”

“……是。”

“蔺晨,我要救他。”他握着放在被下的那双手,坚定地说道。

“值得吗?他根本就不爱你。”蔺晨想要劝,出口的却只有这么一句。

“就因为他不爱我,我才更要救他,本来就是我为了自己的私心才会让他来和亲的,如果不是我,他根本就不会躺在这里。”

“那根本就不是你的错,下药的人是他自己国家的人,你根本就不知道,你也是为了他才一直没圆房的。”

“他被下药,更能说明他不愿和亲。蔺晨,我爱他,东海一瞥,我便再无法忘记他。我希望他能幸福,蔺晨,我要救他,请你帮我。”

“……好吧。”蔺晨点了点头,“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为你们引毒。”

“多谢。”

“行了,那我先走了,还得去准备准备。”说完不等回应就像来时那般离开了。

“大哥……”

“逸辰,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不顾你的意愿将这天下交给你。”南宫逸远转身看向身后的弟弟,“但是,我还要拜托你一件事,景琰……”

“大哥,我没有怪你,只是……”南宫逸辰欲言又止,他想说不值得,可看着兄长那般殷切的望着他,他始终无法将那句话说出口,只能应到,“大哥放心,我会让他平安回到大梁的。”

“谢谢。”顿了一顿,看向站在一边的列占英,“占英,今天的事你也不必跟景琰说,我虽只跟他相伴半年,但也算了解他的脾性,若他知晓,一定会不顾一切为我解毒,我不需要他那般做,我知道你有事从不满他,但这件事,还希望你能代为隐瞒,就当是为了景琰吧。”

“陛下……”

“占英,你答应了吧。我大哥决定的事从来不会改变。”

“是,我知道了。”

“你们先出去吧,我想单独跟景琰待会儿。”

“好,那大哥我跟占英明天再来。”

南宫逸远又坐回了床榻边,冲着他们摆了摆手。


解毒过程很顺利,半个月后,萧景琰就醒了过来,“占英,我这是怎么了?”

“大哥,你醒了。”列占英看到他醒来,喜形于色,“睡了这么久,一定渴了吧。”说着就端着一杯水递到了唇边。

萧景琰就着杯子咕噜咕噜的将被子喝了个底,“我记得我很不舒服,然后我就昏过去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早就知道萧景琰会问这个问题,列占英拿出之前就准备好的说辞,“大哥你是累到了,所以才会昏过去,现在休息几天自然就好了。”

“占英。”萧景琰蹙了蹙眉,“我自己的身体我很了解,还没有累到会昏倒的地步,逸远呢?他不在吗?”这半年来,两人几乎形影不离,可是现在自己醒来这么久了,按理,他早应该来了。

“……那个陛下,朝上出了点事,需要处理下。”列占英因为心虚,低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占英,到底出了什么事?”萧景琰厉声问道。

“大哥。”列占英犹豫了下,“真的没什么事,你先休息吧,我去看看给你熬的药好了没。”面对萧景琰的目光,列占英不知所措,只能选择逃避。

“占英,怎么了?”列占英刚出屋门就碰到了来查看情况的南宫逸辰,“大嫂,他醒了?”

“嗯,刚醒。”踌躇了一会儿,“大哥一直在问我陛下的事,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只能出来了。”

“蔺晨说醒了就不会再有什么大碍了,你待会儿看看你们尽早离开吧。”说完就转身打算离开,不过还没走出一步,衣袖就被人拉住了,“陛下的事真的不说吗?这样的话以后大哥知道他会内疚一辈子的。”

“那就不要让他知道。”南宫逸辰低吼,“大哥本来就没打算让他知道,你就按之前我大哥交代的那样告诉他,就说我大哥对他厌了倦了,不想再见他了,凭我大哥的条件,只要我大哥说一句,有多少人会前仆后继,犯得着在他一棵树上吊死吗?你跟他说,让他回金陵去,回去找他的心上人去,不要再回我们晟国了,我们晟国不欢迎他。”虽然为了不让屋内的人听到他们的声音可以压低了声响,但是却还是可以听出声音里压抑的怒意,说完之后也不等面前之人有所回应,就径自离开了。

房内萧景琰见占英出去良久还未曾回来,心中疑惑,打算出门去看看怎么回事,结果一推门却看到他正站在院中发呆,“占英?怎么了?”列占英正在望着南宫逸辰离去的方向发呆,猛然听到身后的声响,吓了一跳,“大哥,你怎么突然出来了?您身体还没好,我先扶你回去躺着吧。”

“占英,是不是出事了?”萧景琰心中惊疑,从他醒来他就觉得不对劲,自他醒来不仅南宫逸远一直未曾露面,而且往常墨韵她们四人也总有一人会跟在自己身边,可是到现在他一个人也没见到,这一切不得不让他怀疑。

“大哥。”列占英犹疑了下,虽然觉得对不起南宫逸远,但在他心中还是萧景琰的分量更重,所以最终还是横下心来将南宫逸远之前交代的那番话告诉了萧景琰,让萧景琰以为他变了心,那么他就会回金陵去了,毕竟他本来也不是自愿留在这里的,当列占英按照南宫逸远的交代告诉萧景琰之后,眼见着萧景琰的脸色越来越白,心下不忍,只能劝慰道,“大哥,既然陛下让我们离开,那我们回大梁吧,回金陵去,林少帅,还有祁王殿下见到大哥一定会很开心的。”

“占英,逸远是不是也跟他们一样不要我了。”萧景琰并没有听到他的话,他就如同被抛弃的小鹿一般,紧抓着列占英的手,寻求着最后的安慰,“因为我不够好,不够优秀,太过任性,所以父皇不要我了,母亲不要我了,大哥小殊他们都不要我了,现在就连逸远也不要我了。”萧景琰感觉自己就好像回到了半年前,所有人都不愿见他,都不愿原谅他,可是,那时,他还有个南宫逸远,可是现在,就连南宫逸远也不要他了,他没有可以回到故土的欣喜,只有再次被抛弃的惶恐,他不可否认,这半年来,他贪恋着南宫逸远给他的温暖,他自私的想要一直占有这份温暖,可是现在连这份温暖也要离他远去,是不是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得到温暖。萧景琰全身都在发抖,他感觉很冷,是从心底泛起的冷,心底的那股绝望,比之半年前更甚。“大哥。”列占英紧紧抱住面前不住发抖的人,“大哥,你很好,占英会一直陪在大哥身边的,哪怕大哥赶占英走占英也不会离开,不管发生什么事,占英一定会一直陪在大哥身边。”列占英不断安抚着他的情绪,萧景琰毕竟刚醒,身体还很虚弱,没过多久便再次陷入了昏睡。

等他再醒过来已经是两天后了,“你醒了?”屋内有人问道。

“逸辰?”萧景琰呆愣了下,才反应过来。

“是我,我来看看你,可以的话你们今天就离开吧。”

“我走可以,但是我要再见逸远一面,我要他亲口告诉我。”萧景琰在列占英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南宫逸辰冷声道,“我大哥不会见你的,南部有事,他去处理了,他临走之前说让你醒了就离开,不用去管那个三年之约了。”说完便站起打算离开,站在房门口,又补充道,“我希望你们今日便能离开,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赶你们离开了。”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大哥。”列占英担心的拥着萧景琰的肩膀,让他将全身力量靠在自己身上,良久,只听的怀中人说道,“占英,你收拾一下,我们离开吧。”

列占英很快就收拾好了两人的行李,离开了皇宫,列占英担心萧景琰刚醒,身体虚弱,便在城中客栈住了三天,这三天萧景琰几乎一句话也没说,列占英也知道他的心结所在,却也不知应如何安慰,只能在旁边陪着他。

变故是在第三天傍晚发生的,大批的晟国百姓涌进他们住的客栈,将他们包围了起来,他们大骂着萧景琰祸国殃民,说他害了他们的国君,同时还将手里的臭鸡蛋,菜叶子向他们两人砸去,萧景琰紧紧抓着列占英的手臂,眼神凌厉的质问着,列占英无奈,只能在百姓的一声声谩骂中将事情大概的说了一遍,“大哥,我们先一起冲出去,马上回皇宫,别的事以后再说。”萧景琰点头,他现在只想马上回皇宫,去见那个为了他连命都不要的傻瓜,可是,百姓越涌越多,他们根本就无法冲的出去,最后,萧景琰费力将列占英推了出去,可是他自己却陷在了这群百姓之中,无法脱身,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将他拖到刑场上去。”萧景琰最终被连拖带拽的拉到了刑场,在刑场上,萧景琰被绑在了中央,四周浇上了火油,他们要将他活活烧死,因为在他们的心中,他们的国君就是神明一般的存在,可是现在他们心中的神明却因为他而生死未卜,而他,却还想着要远走高飞,在他们心中,他这种行为是不可原谅的,萧景琰理解他们,因为这一刻,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可原谅,他现在,只是在遗憾,如果就这么死了,他还没见到南宫逸远,还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那火油最终没有被点燃,列占英在最后关头带着南宫逸辰赶到了,面对群情激昂的百姓,南宫逸辰动之以情,讲述了南宫逸远对萧景琰的感情,直到这时,景琰才真真正正的知道南宫逸远对他的感情,百姓们本来就是一时气愤,再知道事情原委后也渐渐平息了下来,将萧景琰从中间的柱子上解了下来,也为他们自己的鲁莽道歉,待百姓散去之后,几人匆匆赶往宫中,在南宫逸远的寝宫中,萧景琰看着南宫逸远躺在床上,全身没有一丝血色,禁不住红了眼眶,“为什么这么傻,我不值得的。”

“我大哥是自愿的,你也不必觉得愧疚,本来急着赶你走是不想让你知道,现在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是走是留,随你。”南宫逸辰在身后缓缓说道。

“逸辰,你是不是很恨我。”

“是。”没有丝毫犹豫,南宫逸辰直接给了他的答复。

“我也恨我自己。”萧景琰抓住他放在被窝里的手,“逸远这样,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治吗?”

听到这句话,南宫逸辰脱口就想将那换心头血的方法说出,可是最终还是被克制了,“没有,起码暂时没有,蔺晨已经在研制了,但是现在他也只能暂时减缓大哥生命的流逝,却没办法让大哥醒过来。”

“是吗?”萧景琰将南宫逸远的手放在自己的脸庞上,“逸辰,前朝的事就拜托你了,逸远这边我会照顾的,我要留下来。”

“如果是因为愧疚,那你没必要,我大哥已经这样了,那三年之约你可以不用管,我大哥也不会希望你因为愧疚甚至因为可怜他而留下来的。”

“不是因为愧疚,是我自己想留下来,我想陪着他,我不会离开,现在不会,三年之后也不会。”

“随便你吧。”说完便甩袖离开了房间。


一年多后,在蔺晨的不断努力下,南宫逸远终于醒了,“景琰。”刚醒过来,就看到了在他床头睡着的萧景琰,忍不住出声唤了一句,萧景琰听到声音后动了动,睁开了双眼,他以为就跟之前无数次一样,只是幻觉,可是当他看着面前那双眼后不由一怔,“逸远?你醒了?”萧景琰问的小心翼翼,他害怕,害怕这只是他的一场梦。“景琰,是我,我醒了,辛苦你了。”说着抬起手想要抚摸面前这人消瘦的脸庞,可是终究无力,渐渐的落了下去,萧景琰见状,连忙执起那只手,靠近自己的脸庞,喜极而泣,“你终于醒了,我以为你会一直这么睡下去,不会再醒了。”南宫逸远细细描绘着他的眉眼,听到这话,安抚的说道,“景琰,别怕。”听到这话,萧景琰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趴在他的身上失声痛哭,他是真的害怕,他害怕南宫逸远再也醒不过来,他害怕,他会再次成为被放弃的那个人。两年前独自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以为他不会再爱了,洞房之夜,当南宫逸远对他说三年之约的时候,他也曾有过庆幸,他还可以回去,哪怕不出现在小殊面前,远远的看着他,看着他成亲生子,看着他幸福的过完一生,那自己也就满足了。可是,一年多前,当他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毫不犹豫的为他引毒之后,当他知道这个男人为他做的一切之后,他知道,他离不开了,他很清楚,他对南宫逸远的感情跟对林殊的感情是不一样的,可是,他真的离不开了,这个男人,仅仅花了半年的时间,就一点点的占据了他身边的位置,让自己习惯了他的存在,那一刻,他就决定了,他不会再离开,他会一直等着他醒的那一刻,如果他还不后悔,还愿意接受他,那么他愿意接受他的爱,享受他对他的宠溺,他的包容,他知道,自己始终还是无法忘记林殊,他无法像他那般给予他全真心的爱,这份感情,从一开始就是不对等的,可是,感情有时候就是自私的,他想要抓住这份温暖。所以,当他看到南宫逸远醒过来时,他高兴,却也害怕,害怕他对他的感情因为这时间的消逝而不再存在。

“景琰,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南宫逸远等萧景琰的情绪渐渐平复下去之后拍着他的背对他承诺道。

“嗯。”萧景琰靠在他怀里点了点头,“你不要再离开我了。”

“我不会离开你的,景琰,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的。”



“蔺晨,你说我体内的毒并没肃清?”南宫逸远皱眉问道。

“是,这种毒本身就过于霸道,这一年来,我也只能控制,你这次醒来我也没预料到,但是……这种情况说实话并不好,可能会导致你体内毒素加速运行于你体内。”

“那我大哥真的没其他办法了吗?”南宫逸辰知道兄长定然不会采取那种他们所知晓的方式。

“没有,起码我暂时没想到。”

“大哥,这件事……”

“这件事虽也不许告诉景琰。”南宫逸远斩钉截铁的说道。

“大哥。”南宫逸辰气恼,“就算你不告诉他,现在你醒过来了,他很开心,可是你撑不了多久的,等到你撑不住的时候……”

“我会在那之前让他离开的。”南宫逸远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好了,先这样,我还有些事要去安排一下,关于我的病情,我希望你们都能瞒着景琰,就算我拜托你了。”说到最后,语气中也带着一丝恳求。

“唉。”蔺晨叹了口气,“这本就是你自己的事,我也断没有越俎代庖的道理。我先走了,去查查医术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方法。”

“多谢。”

“不必。”说罢潇洒的挥了挥衣袖就离开了。

短暂的静默之后,“逸辰。”

“大哥,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不会去找他的。”声音闷闷的,明显不乐意,但终究还是拗不过兄长答应了下来。

“逸辰,抱歉。”南宫逸远感到抱歉,他自私的为了自己的感情放弃了自己的责任,而将这一切都压在了弟弟的身上,“你会是一个好皇帝的,比大哥更好。”

“大哥。”南宫逸辰带着哭腔说道,“我不要当皇帝,我就想当个闲散王爷,天天吃喝玩乐。”

“逸辰……”


半个月后。

“逸远,你这是什么意思?”萧景琰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南宫逸远,他的怀里搂着一个坤泽,两人言笑晏晏,他对他体贴,对他关怀,就向当初对他那般。

“什么意思?”南宫逸远将手中的葡萄剥了皮喂到怀中的人嘴里,“就像你看到的,我对你厌倦了,我不想再为你做那么多了,我也会累,所以我打算放手了,我想要找一个可以全心全意待我的人,很幸运,我找到了,薇薇或许会比你更适合我。”

“不,不会这样的。”萧景琰摇着头,不愿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也不愿相信他所说的话,明明半个月前,这人刚醒过来的时候,还对他做着承诺,还答应过他,不会离开的,他不明白,为什么,才短短的几天,为什么一切都变了。

南宫逸远看着这般脆弱的萧景琰,眼中闪过心疼,但他知道,他必须这么做,只能冷下心肠说道,“萧景琰,我知道,当年和亲非你自愿,我为你引毒就当是我对你的补偿吧,自此之后,你我两不相欠,我们没有再相见的必要了。你走吧,回你的金陵,过你想过的日子。”

“我不走,逸远,你答应过我的,你不会离开我的。”萧景琰双眼泛红,紧紧地抓着门框。

“我后悔了。”南宫逸远不再看萧景琰,低下头去,深情的凝望着怀中的薇薇,“那是因为我那时还没遇到薇薇,直到遇到薇薇,我才知晓我真正爱的人是谁。”

“可是才半个月,才半个月,逸远……”

“萧景琰,时间不是问题,当年,你的家人待你不好吗,你也曾被他们视若明珠,可是结果呢,血脉至亲的家人都可以对你说放弃就放弃,更何况是我。”这句话抽去了萧景琰全身的力气,他再也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倒在了地上,他仿佛回到了两年前,他一次次的想要在离开之前见一见自己的家人,可是没有人愿意见他,而现在,曾经对他呵护备至的人对他视而不见,只是与他怀中之人浓情蜜意,萧景琰感觉他的神识被抽离了一般,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他是被南宫逸远的怒吼声拉回神智,“萧景琰,你滚啊,你但凡还有点自尊你就滚,我不想再见到你。”


萧景琰离开了晟国,在经过昼夜不休的赶路之后,他站在了金陵的土地上,可是却没有想象中的欣喜,他只感觉到了茫然,以及陌生,不禁心中苦笑,才离开短短两年时间,他就已经对这个自小长大生活了整整十六年的地方感到陌生了。他随意的寻了一处客栈,没有回靖王府,也没有去寻任何相熟之人,他花了两天的时候走过了金陵的大街小巷,想着过往在这里的点点滴滴,嬉笑打闹,还有那时曾许下过的承诺,第三天清早,萧景琰收拾了包袱离开了金陵,快马加鞭的回了晟国。那天事发突然,回到金陵后冷静下来之后发现疑点颇多,南宫逸远当时的话句句好像都是希望他离开,所以,无论如何,他都想要去寻个明白,哪怕是真的再次被放弃,他也想要一个明明白白的理由,那一刻,他突然觉得林殊年少时开玩笑叫他水牛,那个外号形容他真是贴切,执拗又固执。


后来,萧景琰无数次的庆幸,当时的自己因为固执而再次返回晟国,当他见到那个他以为已经无碍的人再次躺在床上,而这次,就连那位一向嬉笑于世的医者都一脸严肃的立于病床前的那一刻,他就明白了一切,什么都不必说,这个人,在知道自己生命即将走到终点的时候还在为他打算,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爱上别人,“大哥知道自己不久于世,不希望耽误你,所以才会找了薇薇姑娘帮忙。”当他一步步走向病床的时候,旁边的南宫逸辰简单的向他叙述了事情的原委。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问,可是却没有人回答他。


他终究是知道了要救南宫逸远只有取他的心头血这一唯一办法,可是他们不愿帮忙,只因这是南宫逸远最后的嘱咐。

书案前,萧景琰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他也要救南宫逸远,他提笔写下来他的打算,也希望如果他无法熬过这一劫的话,希望他们能够代为隐瞒,就让南宫逸远以为他回了金陵不曾回来,如果他能熬过这一劫的话,自此以后,他愿与他携手白头,不负君心。在交代完一切之后,他支开了所有人,为他取了那心头血。


三个月后,当萧景琰睁开眼的那一刻,就看到了面前一张放大的欣喜若狂的脸,“逸远,你不要离开我。”

“景琰。我不会离开你的。就算你烦我了,你赶我走,我也会死缠烂打的跟着你。你是我的人,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的。”迎着晨曦,南宫逸远紧紧的拥着怀中人,许下这一世的承诺。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