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不如相知

少年事,终成往12

于是你把名字刻入史笺,
  换我把你刻在我坟前。

“父皇,母亲,大哥,宸姨母,晋阳姑母,景琰知道,你们都是我的亲人,你们都很关心我,有些事,已经发生了,景琰只是不希望让你们再为我做无谓的担忧。我并不知道,因为我的隐瞒,会让你们产生这么大的误会,对不起。”萧景琰跪在中间,向大家行了一礼。

“景琰,你身体不好,快起来。”粱帝见状,急忙阻止到。

“景琰。”静妃拉起萧景琰,掩面而泣,“景琰,母亲不知道,是母亲对不起你,是母亲害了你。”

“母亲,没有,我知道的,母亲是为了我好。”萧景琰跪坐到静妃面前,“母亲,很多事,我都放下了,我现在就过的很好,母亲,我很满足。”

“景琰……”林殊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带着无尽的伤感,“我们曾经的记忆,你都放下了吗?”

“林殊,对不起,六年前,当我独自回到金陵,再返回晟国的时候,我就已经下了决心,不管我们的那份感情在我心里有多美好,那都已经过去了,我该放下了。”

“景琰,你恨我吗?”林殊背靠着柱子,摇摇欲坠,“我想知道,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我是什么,你还爱我吗?”

“你是我年少的痴恋,是我曾经美好的回忆,我不会恨你,我曾经跟逸远说过,我无法像他对我那般全心全意的对他,因为在我的心底,始终留着一个人的位置,我终究无法完全割舍对你的感情。”萧景琰看了一眼林殊,狠了狠心,“可是那又如何,我现在,同样无法割舍对逸远的感情,我跟他已经在一起八年了,这八年来,我们朝夕相处,他宠着我、纵着我,我不知道我对逸远的感情是不是爱情,说实话,爱情这种东西谁分的清,反正现在我是分不清的,或许我对他的感情很模糊,但我愿陪他到老的决心是真的……林殊,对不起。”

“不,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一步步把你越推越远的。”林殊跌坐在地上,失神的说道,“我向你讨珍珠,我送你去和亲,我给你下药,是我,先放弃了这段感情,是我,对不起你。”

“林殊。”萧景琰快步走到林殊面前,“你没有对不起我,你我之间,若真要说什么,也只能说一句命运弄人,让我们阴差阳错罢了。”



半月后,金陵城门口。

“晟帝陛下,之前是我们的误会,让您受了无妄之灾,父皇和静姨也让我来表达歉意。”萧景禹端着践行酒,“我先干为敬,希望您能海涵。”

“无碍,你们都是景琰的家人,我知道,大家都是关心则乱,确实,你们把景琰交给我,是我没有照顾好他,本来就是我的错。”南宫逸远也一把饮尽杯中酒,“还请你们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景琰,再不会让他受一丝伤害。”

“好。”

“大哥,你放心,我会好好保重自己的。”

“晟帝陛下,之前多有冒犯,希望您不要介意。还有,”林殊也走到了两人面前,望了一眼站在他旁边的萧景琰,“我以景琰好友的身份祝福你们,希望你们能够,恩爱白首。”说罢,也不管对方的反应,饮尽杯中酒。

“多谢。”

“小殊。”萧景琰刚喊出口,林殊感觉眼前一亮,抬眼望去,却见他沉吟了一下,举手示意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谢谢你的祝愿,希望以后,你我还能是朋友。”

“当然。”林殊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一直都会是你最好的朋友。”说罢脸上露出少时相处时每次欺负景琰时常有的笑容,“景琰,你记住了,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欺负你,别人都不行,要是有谁欺负你了,你就告诉我,我去替你揍他。”说罢象征性的握拳示意了一下南宫逸远。

“好,我记住了。”两人像少时那般相视一笑。



“景琰,如果你真的还爱着林殊的话,我可以放手的,我也希望,你能开心快乐。”马车里,南宫逸远与萧景琰相对而坐,纠结的说道。

“逸远,我刚才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要告诉小殊,我不怨他,逸远,跟你在一起,我很开心,也很快乐,我只是,舍不得我的母亲他们。”

“对不起,让你背井离乡,离开你的家人。”南宫逸远将萧景琰搂进怀中,满脸愧疚。

“傻瓜,他们是我的家人,你也是,还有皓轩,逸辰,也都是我的家人。”萧景琰靠在南宫逸远的怀里,“如果真的觉得对不起我的话,以后再陪我回来就好啦。”

“好。”

“他们把我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照顾我,照顾我一生一世。”

“好。”

“不管我做什么都是对的,不能欺负我,如果你欺负我,我就让小殊揍你。”

“好。”

“我们以后要很幸福,要长长久久。”

“好。”


林殊与萧景禹站在城门下看着马车渐行渐远,直至再无踪迹,突然,“小殊。”萧景禹连忙扶住摇摇欲坠的林殊,“没事吧。”

“景禹哥哥,我想喝酒,陪我喝一杯吧。”

“好。”

酒馆中,林殊直接就着酒坛一饮而尽,萧景禹也不曾劝阻过,他知道,他需要发泄,这么多年,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直到林殊连续灌下数坛后,萧景禹拦住了林殊还要拿酒的手,“小殊,别喝了,景琰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

“景禹哥哥,景琰刚才叫我了,像小时候那样叫我了,就像小时候那样,可是,我们的关系也只能是这样了,我们只是朋友,我知道,他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想要告诉我,他没有怨我,让我也不要自责,景禹哥哥,景琰还是这么宽厚,哪怕自己受了再大的委屈,也希望身边的人好好的,景禹哥哥,我舍不得他,我爱他啊。”

“小殊。”萧景禹抱着烂醉痛哭流涕的林殊,张了张口,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这个时候,任何的安慰都显得太过苍白无力,只能陪着他一杯接一杯的灌酒。



此后,林殊请命常年驻守边关,终此一生,不曾成家。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