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不如相知

关于三生三世 红尘劫

首先我先道个歉🙋
这两个礼拜因为有事回国了没带电脑不好打字……
所以接下来这几天应该也不会有更文了(这是客观条件,因为没有电脑😂)
本来只是随便写写的没想到还会有人看😊
谢谢大家……
另外再次强调……
因为这篇文开始我就是有这么个想法,突然冒出一个梗,想着如果林惊羽是个神,只是下凡历个情劫,张小凡就是他的劫。但是没有具体大纲……所以我不确定什么时候还会继续更文(这是主观条件)

好吧,说了一大堆,其实就是我懒😂

再次跟大家道歉……没想好具体的却开了这个坑
同时也很感谢大家的喜爱😊

三生三世 红尘劫4

张小凡一踏进茶肆,就看到二楼临窗那个八年来自己一直放在心尖的人,那人就坐在二楼,一身白衣被他穿的超凡脱俗,戏台上还在咿咿呀呀的唱着戏,众人也都很捧场的鼓着掌,茶肆内热闹非凡,但张小凡全然感觉不到,他的眼里,耳里,只有那一个人,甚至他都不敢动一下,生怕这是他的幻觉,稍微眨一下眼面前的人就不见了。

“小凡。”曾书书几人从身后匆匆赶来,也是一眼就看见了坐在二楼的人,那人随意的坐在那,磕着瓜子看着戏,这样的林惊羽是他们不曾见过的,可又隐隐觉得,他本来就该这样。

“惊羽。”

林惊羽回头看到张小凡几人,点了点头以示问候,“听说你们出城了,本还打算晚点再去找你们呢。”

曾书书像以前那样拍上林惊羽的肩膀,眉梢都带上了笑意,“惊羽,你还活着,真好。”林惊羽还活着,他是真的开心,其他人也是,毕竟当年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就连陆雪琪脸上都隐隐有笑意浮现。

“惊羽哥哥,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周小环拉着林惊羽的胳膊问出了这个大家心底的疑惑。

“这事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说吧。”林惊羽轻笑,想招呼大家坐下,却才发现这是茶肆,这位置也仅够两人入座,不免有些尴尬,最后在法相的提议下几人去了山海苑。

雅间内,碧瑶倒了杯酒对林惊羽道,“林惊羽,虽然我知道你不是为了我,但我还是要谢谢八年前你救了我,我万碧瑶记你这份情,以后如果有需要,我一定万死不辞。”说罢,仰头饮尽杯中酒。

林惊羽轻晃酒杯一饮而尽,“你不必谢我,救你,是我自愿,更何况我也不是为了你,你的这份情我就更没理由领了。”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为了我。”碧瑶随意靠坐在座椅上,眼神却飘向了一直不曾开口的张小凡。

其他人也将目光转向张小凡,“惊羽,祖师祠堂的那位老人,我不是故意杀他的。”自从重逢以来,张小凡便一直沉浸在激动中,却又不知应如何去跟林惊羽开口,在几人的眼神逼视下,他终于决定先将八年前的误会解释清楚,毕竟是因为八年前的那个误会,才最终让惊羽以那种方式复活了碧瑶。

“我知道了。”林惊羽为自己跟张小凡都倒上了一杯酒,碰了碰杯,“后来我知道了,我很抱歉,当年冤枉了你,这杯酒就当我向你赔罪了,可好?”

“惊羽,我不是这个意思。”张小凡急急解释道,“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却全然无知无觉,还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是我对不起你。”

“小凡,你不必觉得对我有愧,归根结底,那不过是我的一个劫罢了,不是你,也会是别人,无甚区别。”林惊羽轻晃了晃杯中酒,眼神一片清明,再不见往昔关怀。

雅间因为林惊羽的这番话陷入了沉默,曾书书认命的起来活跃气氛,“惊羽啊,你身为戒律堂弟子,以前可都是以身作则不喝酒的,怎么我看你刚刚没多久的功夫就喝了不少了。”

“我……”林惊羽刚准备开口,门口就跑进来两个一大一小的孩子,两人一左一右扯着林惊羽的袖子抱怨道,“不是说在茶肆看戏嘛,怎么到这里来了。”

“你们倒是舍得回来了啊。”林惊羽摸摸他们的小脑袋,“玩得开心吗?”

两个孩子点了点头。

“林师弟,他们是?”陆雪琪看着他们的互动,感觉过分亲昵,而且林惊羽失踪八年,那个大点的孩子也是七八岁的模样,不会是……

“哦,他们是……”

“哇,你居然在外面认识了美人儿还不跟娘亲说。”林惊羽刚准备开口,就被阿离一脸控诉的打断了,“娘亲知道了会生气的。”

“就是就是,娘亲都不知道。”白滚滚也跟着指控,“我要告诉娘亲去。”

林惊羽只想扶额叹气,但也只能先把这两个小祖宗给哄住,“乖,这事不要告诉你们娘亲,我待会儿带你们去吃好吃的好不好?”好不容易才将两人哄住。

其实阿离跟白滚滚的意思只是他们的娘亲最近无聊,没有八卦可以聊,林惊羽也只是不想让自己成为他们讨论的对象罢了,但他们的这番话落在其他人眼中自然就成了他们的娘亲是林惊羽的妻子,误会就这么产生了……


其实我在想着这个神助攻应该让阿离跟白滚滚当还是再原创出一个女性角色来,所以这章不算最终定稿,有改动的可能。

另外,最近感觉真的没什么思路,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所以很对不起大家,开了这个坑,却不知道能不能填平

三生三世 红尘劫3

鬼厉最终没有跟碧瑶在一起,直到再次拿着林惊羽的长命锁时,他才意识到惊羽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碧瑶很重要,当碧瑶为他挡下诛仙剑时,不能否认,他的心被颤动了,他以为那是因为爱,所以这十年来他投身鬼王宗,就是为了寻找重生之法,为了复活碧瑶,直到碧瑶再次苏醒站在他面前,他没有想象中恋人醒来的激动,有的只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好似压在心头的重担终于可以卸下来了一般,现在想来,十年前以为的对碧瑶的爱,其实更多的是亏欠,是感激,是感动吧。诛仙剑下,碧瑶义无反顾的身影震撼了他,也让他,再看不到别人。

十年前,碧瑶死了,他想的是寻找重生之法,复活碧瑶,可是现在,惊羽死了,为了复活碧瑶死了,他也失去活下去的动力了,他想去找惊羽,跟他解释,他不想杀祖师祠堂那位老人的,他只是当时控制不住自己,他想告诉他,他对他的感情……

惊羽,自从草庙村之后便只剩下他们两人,惊羽因为长他两岁,所以一直很照顾他,也让他忽视了惊羽对他的好。以为他被师父针对欺负时,哪怕修为远远不及他的师父,可是为了他,惊羽还是义无反顾的与他的师父动了手;惊羽是那么重视青云、重视师门的人,可是为了他,不仅被废修为还差点被逐出青云;两人每次起争执的时候,先妥协让步的的永远是惊羽……

那些年,他在乎碧瑶的感受,在乎师父师娘的感受,在乎雪琪的感受,在乎书书的感受……却从未想过惊羽的感受,惊羽一直都在他身边,照顾他,保护他,让他习惯了他的存在,也让他,忽视了他的存在。

惊羽,对不起,我忘了你也只是一个人,你也会累,也会倦,惊羽,我错了,惊羽,我去找你,你还能原谅我吗?

鬼厉站在虹桥上一跃而下。

当鬼厉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大竹峰自己的房间里,有一阵茫然,想起跳下虹桥之后好像看到曾书书他们了。

苏茹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张小凡怔怔的看着门口发呆,“小凡,你醒了。”将药递到张小凡面前,“来,先喝药吧。”

“师娘?”张小凡愣了愣,接过药碗,“为什么要救我,我只是想去找惊羽,难道这也不可以吗?”

“小凡,惊羽的事,我跟你师父都已经听说了。”苏茹也很痛心,这十年,惊羽这孩子也经常来大竹峰看他们,她知道,他是为了小凡,他是在为张小凡在向他们尽孝道,他一直希望张小凡还能回来,谁知道,造化弄人,“惊羽用自己的命换了碧瑶的命,不是为了碧瑶,他是为了你啊小凡,你如果就这么从虹桥上跳下去了,那惊羽为你做了这么多,惊羽对你的情谊,你不是全都辜负了吗?这难道是惊羽想看到的吗?你的命不只是你自己的,你还应该连着惊羽的那份一起活下去。”


渝都城外,张小凡几人陷入恶战,几天前,他们收到曾书书传信,言说渝都城外树林中发现妖物作祟,伤及百姓,他们几人碰面后便打算探探虚实,没想到这妖物修为如此高深,他们几人合力也仅能自保,无奈,只能先行撤出。

“小凡,你这样不要命的打法,何必呢?”曾书书看着张小凡身上的伤口,刚刚在里面的时候,张小凡完全不顾及自身防卫,只是一味的进攻,若不是自己硬拉着他出去的话,恐怕……

“让你担心了,抱歉。”张小凡由着曾书书扶着他向城主府走去,他知道自己这样会让朋友担心,可是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惊羽还在他身边,惊羽,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从来都是一往无前的。八年了,惊羽已经离开八年了,八年前,惊羽消失的无影无踪,除了草庙村的那块长命锁,什么痕迹都没留下,好似这世间从来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一般,如果惊羽真的死了,他连惊羽的尸体都找不到,只能由着他暴尸荒野……

“小凡,我不是这个意思……”曾书书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几人沉默的向前走去。

城主府,几人稍作打理之后便聚在大厅商量着接下来的计划,突然丁玲冲了进来,爆出一句让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话,“我看到林惊羽了。”



三生三世 红尘劫 2

世间之道,因果循环,没有什么是不需要代价的,更何况是起死回生这种逆天而为的事。

张小凡带着林惊羽避开鬼王宗守卫,进了放着碧瑶身体的石洞,碧瑶就在石洞中唯一的床上躺着,模样一如十年前,好似她只是在这睡着一般。

张小凡走上前,轻缓的将碧瑶二期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碧瑶就在这里,你需要怎么做。”他的声音很低,好像怕吓到这正在睡梦中的人。

“你出去,在外面……”林惊羽还没说完,就感觉被一股力道袭来,抵到身后石墙上,面前,鬼厉拿着噬魂抵着他胸口,随时都可以了结他的性命,林惊羽低头看了一眼,幽幽开口,“这是狐岐山,是你们鬼王宗的地界,血公子还担心我会在这里对你们鬼王宗的少主不利吗?”

鬼厉面色沉静如水,良久,才放下噬魂,向门外走去。

直到鬼厉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眼前,林惊羽才仿佛如释重负一般,吐出了喉间一直被强压着鲜血,却又忍不住吃吃笑出了声,何必强忍呢,那人,又怎会在意。坐在地上平缓了一下自己的气息,才起身向碧瑶走去,看着那安静躺在床上的女子,真想毁了她,有那么一瞬间,林惊羽这么想着。

看了一会儿,林惊羽取出放在腰侧的匕首,毫不迟疑地向自己的手腕刺去。

鬼厉一直等在门口,林惊羽出来的时候,他迫不及待的冲上前,“怎么样了。”

淡淡的点了点头,林惊羽开口道,“应该也就这两三日了,你等等吧。”说罢就向前打算离开。

“碧瑶若能醒,惊羽,我……”

“鬼厉。”林惊羽低声喝道,“张小凡,前辈对我恩重如山,我却不能杀你为他报仇,是我对他有愧……”所以我会亲自去向他赔罪的,“今日过后,你我往日情义,便一刀两断。”

林惊羽挺直了脊背向外走去,这是他最后的骄傲,他不容许自己倒在这里。

鬼厉看着林惊羽的背影,心头闪过一丝不安,惊羽,好像会就这么走出他的生命,再也不会出现了。

但不容细想,石洞内隐隐传来声响,碧瑶,那沉睡了十年的人,真的有了要苏醒的迹象,巨大的欢喜真切的袭来,掩盖了那虚无缥缈的不安。

林惊羽一直到出了鬼王宗的地界,才放松了下来,扶着旁边的一棵树,不停的咳血,好似要把整个心肺都咳出来一般,良久,才算止住了那撕心裂肺的咳血,遥遥望着早已看不见的鬼王宗,小凡,碧瑶醒了,希望你们能够有情人终成眷属,我祝福你们。


渝都,城主府。

曾书书陆雪琪几人奉命寻找兽神踪迹,本来同行还应有林惊羽,可他们遍寻青云,都不曾找到人,无奈,他们只能留下口信,先行下山。

这日,几人正在商讨该往何处去寻兽神之时,有下人来报要见城主,说是受人之托送一样东西。

齐昊一眼就看到那人手中所持之剑为斩龙剑,“这剑,何故会在你手中?”齐昊拿起那剑,心中隐隐不安,这剑,是昔日师……是苍松所赠,小师弟从不离身,今日,怎会出现在这人手上?

那人本就是一普通农户,被齐昊的气势逼退几步,只是唯唯诺诺道,“前几日有一位公子让我将这把剑送到城主府,他说送到之后,会有……会有重谢的。”

“他还说了什么?”

“没了,那位公子好像生病了,晕倒在我家地里,醒了之后就让我将这把剑送到这里来,我看他脸色苍白,本来想让他在我家里再休息休息的,可他说他还有事要办,留下这把剑还有一点银子就走了。”

从那农户口中在问不出什么消息,曾书书只能让管家带他去支了一笔银子让他离开了。

“书书,惊羽哥哥出什么事了?他会不会受伤了?”

“就算受伤也没必要消失啊,更何况这把斩龙剑师弟从不离身,一定是出事了。”齐昊有点担心,苍松是魔教之人,张小凡又成了鬼厉,自己知道小师弟这些年心里不好受,只希望他不要做什么傻事才好。

“我们最后一次见到林师弟是在兽神攻上青云之时,这样,我们回青云看看是否有人在那时见过林师弟离开。”

“好。”

草庙村内,鬼厉带着碧瑶回来看看年少的家,却正看到曾书书几人御剑而来,几人本来打算直接回青云的,途经草庙村时觉得林惊羽是否会回到这里,便想着过来看看,却不料看到鬼厉也在,只是他旁边之人?

“碧瑶姐姐?你醒了?”周小环惊喜出声。

“嗯。”碧瑶对着他们略微点了点头,“你们怎么……”

碧瑶话还没说完,鬼厉就看到了齐昊手中所握之剑,“斩龙剑怎么会在你这里。”

“小凡哥哥,惊羽哥哥让人把这剑送到了城主府上交给书书,我们担心他是不是出事了所以回来看看,你有没有见到他?”

张小凡面沉如海,碧瑶看了看他的脸色,开口道,“我们也刚到,没有看到林惊羽。”

“我去师弟家里看看,会不会有什么线索。”齐昊刚一说完,就只见一道黑影闪过,鬼厉已经往林惊羽家而去了。

整个草庙村都没有丝毫踪迹,最后他们在当初草庙村惨案中丧生之人的墓地旁发现了一块新墓,上面赫然就是林惊羽的名字。

鬼厉整个眼眶都开始泛红,直接拿噬魂劈开了那个墓,还好,还好里面没有人,只是……里面没有人,只有一块刻着林惊羽名字的长命锁……

鬼厉认得那块长命锁,当年草庙村惨案之后,自己哭个不停,林惊羽为了安慰自己,将他身上的长命锁戴在了自己身上,而自己,也将长命锁给了他,那时起,两人便将对方当成了自己唯一的亲人。

可是,十年前,因为灵石被毁,虽然自己也知道这个不能怪惊羽,但还是把怒气发泄到了惊羽身上,拿回了刻着’张小凡’三字的长命锁,摔了个粉碎,自此世上再无张小凡此人,只有鬼厉。而现在,惊羽将自己的长命锁放在了这里,是否是意味着,这世上也不再有林惊羽了,不,不会的,惊羽不会出事的,鬼厉抚着心口自碧瑶醒后一直萦绕在心口的不安感,惊羽,你到底出什么事了?

“这墓应该死新墓,惊羽到底出什么事了?”曾书书蹲下来看了一眼周围的土,应该是刚盖上去的。

“我们先回青云,看看兽神攻上青云那天有没有弟子看到惊羽离开。”齐昊说道。

“兽神攻上青云那天,惊羽跟我一起离开的青云。”一直不曾开口的鬼厉说道,声音低沉,“他说他知道重生之法,跟我一起去了鬼王宗。”

“是什么重生之法?”

“不知道,当时惊羽让我在外面等着,他说是青云秘法,我既不再是青云弟子,自是不能告诉我了。”鬼厉的声音沙哑,“青云的重生之法是什么?”

齐昊等人对视一眼,曾书书开口道,“我们,从未听过青云有什么重生之法。齐师兄,雪琪,你们知道吗?”

两人也是摇了摇头,陆雪琪说道,“祖师祠堂有不少青云藏书,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是啊,青云创派千年,很多功法我们也不一定都知道呢,惊羽可能是救了碧瑶担心回师门受罚,所以打算出去游历游历呢。”曾书书干笑道,却也知道这种说法太过牵强,若只是游历,何必在这里为自己立一个墓,何必,将斩龙剑送回。

寻一修为精熟气血充沛之人与逝者换血,洗伐之后,逝者可获重生,而换血之人,则会血枯而亡。

这是他们在祖师祠堂一个角落里找到的。

世上哪有什么重生之法,有的不过是,一命换一命,罢了。


十里桃林,有人历劫归来。


三生三世 红尘劫

  • 新开文,加了三生三世里的人物。


“祖师祠堂的那位老人,是不是你杀的?”林惊羽的牙齿深深咬住嘴唇,几乎咬出血来。

鬼厉默然,微微低头,过了片刻之后,他才轻轻点头,“是。”

林惊羽的眼睛瞬间红了,声音低沉而略带一丝沙哑,“你为什么要杀他?他只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而已。”

“他挡了我的路。”

“幻月洞府,是青云的禁地,你进这里,是否,是为了碧瑶。”虽是询问,但却没有丝毫疑问。

鬼厉没有回答,只是仰头望天,算是默认了,这幻月洞府是千年古洞,里面藏着很多秘密,他必须进来试试,或许能找到让碧瑶重生之法。

“所以,你杀了那位老人。”林惊羽一字一字说着事实,给鬼厉下着宣判,也在给自己下宣判。

“碧瑶为我挡剑,我必须要救她,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不会放弃,不管是谁挡在我前面,我都会一一铲除。”鬼厉斩钉截铁的说道,目光毫不迟疑的看着面前的年少好友,没有谁,可以阻挡他,复活碧瑶,是他这十年唯一的执念,“你若执意要阻拦我,那就莫怪我不顾念你我昔日情分。”

林惊羽抬头望天,深深吸了口气,才又重新看回鬼厉身上,看着这个曾经无比熟悉但现在却陌生的脸庞,“从当年草庙村惨祸开始,只有我们两个人幸存下来的时候,我就一直当你是我的兄弟,你知道吗?”

鬼厉嘴角抽动了一下,慢慢的点了点头。

林惊羽自嘲一笑,“现在想来,是我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仰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幻月洞府,好似下了决心般,决然道,“幻月洞府,你不必进去了。”看着鬼厉举起噬魂朝他逼近,林惊羽没有丝毫退却,缓缓说道,“里面没有你要的东西,重生之法……我知道。”

“真的?”

林惊羽感受着鬼厉陡然而至的气息,急切,热烈,紧了紧手中的斩龙剑,“青云秘法,概不外传,你既已不是青云弟子,我自不能相告。”杀气凛至,林惊羽眼底闪过一丝悲戚,马上就被淹没下去,“等我将前辈安葬之后,便随你去救碧瑶,如何。”

“如果你敢伤害碧瑶的话,就算踏平青云,我也不会放过你。”鬼厉威胁到,这是十年来,第一次有人告诉他,知道重生之法,心中大喜,让他忽略了自己这番话对面前之人是何等的伤害。

林惊羽听着这人的的话,一字字,犹如刀割,苍凉一笑,“我何时,骗过你。”林惊羽,你该清醒了,他不问这重生之法是什么,对你是否有伤害,他只担心你是否会对碧瑶不利,这人早已不是当初的张小凡了,他是魔教的贼人,是心中只有碧瑶的鬼厉。

林惊羽在青云后山为万剑一寻了一块好地将他安葬,这十年来,万剑一从不曾提过自己的过往,想必也不愿被后世知道他所埋骨之地,所以林惊羽犹豫了下,还是只立了一块空白墓碑,并未署名。

林惊羽磕了三个头,在心里说道,“前辈,这十年来您对我悉心教导,待我如子,恩重如山,直如我父,今日死在鬼厉手上,可我,却不能为您报仇,前辈,黄泉路上,还请您稍慢一步,等等我,等我了了心中所愿,便亲自去向您赔罪,还望到时,您还愿见我。”

林惊羽又向万剑一磕了三个头,才起身走向一旁等候的鬼厉,两人一同离开青云,这是两人少有的独处,哪怕十年前鬼厉还是张小凡时,那时两人相处之时也多半有曾书书等一众师兄弟,更遑论后来还认识了碧瑶,想到这里,林惊羽不禁悲哀,所幸,一切都要结束了。